文化差異作為創作張力—專訪旅英動畫導演趙安玲:成為問問題的人,而不是只是解答的那個人|Issue 01

趙安玲,旅英動畫導演,曾任第53屆金鐘獎「視覺創意統籌/專案統籌」。自2014年從英國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College of Art, 簡稱RCA) 畢業後,至今邁入在英國工作的第5年。在這不長不短期間內她從事過不少工作,從 model maker 到animator,最終選擇開闢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Read More

碰撞 Collision | Issue 01

東西方文化大不同 /// 第一期專題
衝擊之後的回彈,是經驗與知識的內化與成長。
Wen Chen | Topic Article

「碰撞」是描述兩物體相互撞擊與作用後的過程,而英文「Collission」則是令人容易聯想到兩行星相撞的畫面。若將此比喻為留學時面對未知而巨大的困難,在撞擊的過程可能是痛苦、掙扎或煎熬,但經歷碰撞之後的回彈,而內化的經驗與知識才是無形中的成長。

Read More

我們與倫敦的距離:留學生的心理狀態|Issue 01

Rosalind Liu | Ravensbourne University

我很喜歡我的同學們,少少 15 人,不過世界各大洲都有,涵蓋第一世界到第三世界,大家對於用設計解決社會問題都充滿熱誠。但是除了課業外,我們的交集很少。不是因為交情不夠,更多是因為大家都有彼此的生活。在我們學校,念 Service Design Innovation、Social Innovation、Design Management、Luxury Brand Management 碩士被合稱 MDes,而其他的碩士包含 Fasion, Motion Design 等都是 MA。MDes 的學生大概都是工作過後一陣子,或者還持續在工作的人。所以很多人已經結婚,甚至有孩子。即便單身,也都各自有要忙碌的專案或工作。

Read More

服務設計與最初的語言衝擊|Issue 01

Tina Chu | Royal College of Art

去年,初來乍到英國求學,學習服務設計。對於在英國學習設計的想像,或許就跟在台灣上課方式差不多,只是多了國際級的機會去認識大師,或是擁有更多個人自由發揮的空間。

然而正式就讀時,發現其實跟我想像有很大的差異。敝校的服務設計,可以說是“非常的重視團隊合作“的科系,整整一年多都是合作項目,所以課程並非學習重心,而是在團體作業下的實戰演練。然而團隊合作,即使是講中文的環境,溝通不良的狀況比比皆是,更何況是要用英文討論。再加上班上的同學不只文化背景不同,專業也是十分多元,個個都是很有想法的設計師,每個人都希望使用自己的設計點子。因此,未來要面對的,不只是一連串的文化衝擊,還有共同設計下的彼此磨合。

Read More

我們為何製造物件?—設計師李佳玲談作品“The New Antique Project“|Issue 01

Jialing Lee | Royal College of Art

The New Antique(新古董),是我今年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畢業設計展中所展出的作品。於織品系複合媒材組的成果中,創作了一系列的手扇、長四公尺的圍巾,與一件雙人斗篷。The New Antique 是 2018 荷蘭設計師週展出作品 “35 Pieces of Jade project” 的延伸,兩個計劃皆圍繞著東南亞島嶼的地方傳說與幸運物的故事。探討在永續資源與環境保護的議題裡,當代設計如何重新檢視「我們為何製造物件」,以及「在物件的功能性外,什麼是人依然仰賴的物件」。

Read More

躺在草坪上看網球轉播或逛逛假日市集與藝廊|倫敦休閒好去處|Coal Drop Yard 舊礦場

Rosalind Liu | 生活在倫敦

我其實不是網球迷,但 7 月的溫布頓網球公開賽無疑是倫敦重要的一部分。在公車的廣告上,在社群媒體上,在各家體育品牌。你就是無法忽略他。如果你沒有熱衷到想要露營排隊或者賭賭手氣能否抽到現場票,也沒有足夠的財力可以輕易買到上萬的票入場,或許可以學我一起在 Coal Drop Yard 的草坪上看大螢幕轉播。

Coal Drop Yard 可以說是倫敦的松菸或華山,而且是更進階版的。會說他是松菸,是因為他們同樣都在都市的精華地段,而且都是老舊工廠改建的。華山在台北的忠孝新生,松菸在信義區,而 Coal Drop Yard 則是在 King Cross and St.Pancras 後方走路 5 分鐘的地方。華山是舊酒廠,松菸是舊菸廠,而 Coal Drop Yard 是舊礦場。而華山某個週末幾乎都有不同的市集,而會有許多民眾在那散步、看展、想用各式餐廳、遛小孩,松菸則是文化與藝術品的購物天堂, Coal Drop Yard 則是以上皆是。

Read More

史丹利.庫柏力克展:走進天才腦中的電影世界

Chris Chen | 展覽在倫敦

倫敦與 Kubrick 一直有著微妙又緊密的關係,Kubrick 在英國拍攝一樹梨花壓海棠,便定居於英國,從此他的作品大多數是在英國完成,Kubrick 呈現了他眼中的「London」,是個過去、現代、未來並存的城市,我們很難想像金甲部隊(“Full Metal Jacket”)中美軍與越共交火的片段,是在倫敦東部的廢棄工廠拍攝,也很難想像設定在他家鄉曼哈頓的大開眼戒(“Eyes Wide Shut”),卻也是他在倫敦完成拍攝的,透過一張張 Kubrick 在前置時,拍攝的照片,你會發現在創造電影,也在創造他對世界的想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