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ling Lee | Royal College of Art

The New Antique(新古董),是我今年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畢業設計展中所展出的作品。於織品系複合媒材組的成果中,創作了一系列的手扇、長四公尺的圍巾,與一件雙人斗篷。The New Antique 是 2018 荷蘭設計師週展出作品 “35 Pieces of Jade project” 的延伸,兩個計劃皆圍繞著東南亞島嶼的地方傳說與幸運物的故事。探討在永續資源與環境保護的議題裡,當代設計如何重新檢視「我們為何製造物件」,以及「在物件的功能性外,什麼是人依然仰賴的物件」。

在創作的過程中,使用許多傳統的工藝材料與製作方式,以呈示其文化內涵:如古老的 Basketry weaving(簍織)、玉石加工、吉祥圖紋。結合過去工業產品設計的背景,我希望透過設計傳達創新並不只是仰賴現代科技,也來自我們的文化遺產與自然。手扇在過去有信物的意味,當女性給予男性一紙扇子,也代表著定情物的意思。


/Users/lingling/Desktop/09.拙玉計畫/RA/IMG_0041.JPG

35 Pieces of Jade project: 
與新竹玉石工廠合作,將製作玉鐲過程中被丟棄的材料再製成手鐲。


Craft becomes modern 當工藝走向現代

在台灣擁有產品開發的工作經驗,也曾因對天然纖維的熱愛,到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學習。因此在創作過程中,不斷探討如何在數位與手工這兩端的光譜中找到平衡,並激盪出新的可能。在 The New Antique 計畫中,發展出一個特殊的手扇的製作方式——以雷射切割自製一個木材模板,將不同的纖維如香蕉絲、草藤等媒材,以手工纏繞上,最後再以電繡讓纖維的結構定型。


The New Antique project: 
草藤與香蕉絲。

The lucky Charm 幸運物:物件的象徵與意義

/Users/lingling/Desktop/Screenshot 2019-07-29 at 21.43.10.png
‘A lump of meteorite worn against gunfire is an amulet, a bullet-proof vest is not.’
( 隨身攜帶著一塊隕石來防身是護身符,而防彈背心不是- 護身符的歷史與運用。)

Gary R. Varner, The History & Use Of Amulets, Charms And Talismans, 2008

人類如何賦予物件意義?過去人們從土地、自然、動物中尋找象徵,人們相信石頭帶有自然的力量,也相信掛在牆上的ㄧ束稻草代表著新年的好運。舉例來說,紅色與圓形在不同文化歷史中都有強烈的象徵意義,這對我即是一段重組符號並創造新符碼的過程。
許多來參觀展覽的人會對我說,The New Antique 像是博物館陳列的物件一樣,好像有自己的故事,也有很多細節、很耐看。這些在創作過程中被轉化的符碼似新似舊,的確,我在做的事也像是博物館學,在歷史中找到一些非科學但有一定公式的’’造物方式’’。


Study in Royal College of Art 在皇家藝術學院兩年的經驗談

RCA 織品系目前分了Knit(針織)、Weave(梭織)、Print(印染)、Mixed Media(複合媒材)、Smart Textiles(科技織物)的組別。在 RCA 我修的是 Mixed Media(複合媒材)組,在這個組別裡,我的同學們擁有不同的背景,從立體雕塑、室內裝置、CMF設計到服裝設計都有。

有些人問我,在 RCA 兩年最大的收穫是什麼?在我來唸 RCA 前,所聽說的大概就是這是一間重’’思考”的學校,聽起來是滿抽象的。這兩年的確也強烈的感受到自己最大的成長也是在思考的部分,尤其是學習什麼是’’textiles methodology’’(織品方法論)與建立個人的“Design philosophy”(設計哲學)”。

我認為 Textiles methodology(織品方法論)是一個打破織物必定要以布料纖維為主題的框架,去重新整合色彩、材料、製作方式的設計方法,比如有些同學擅長使用的材料是壓克力或金屬,對我來說也是重新認識與定義「何為織品」,非常有趣。

 

Press%20Kit/Work%20in%20process/wip00.JPG

而設計哲學就像是走回一個源頭,梳理出一個你如何做創作,又為何創作的脈絡,當這件事清晰後,也就不會因是在做純藝術或商業設計而有什麼不同。在這兩年的過程中發現我一直以來的創作核心都圍繞在同樣的主軸上。 我在畢業發表中以傢俱設計師 Peter Korn 的著作 “Why we make things and why it matters?” 作為開場,也就是「我們為什麼製造物件,意義又為何而在?」這同時也是反思自己身為工業產品設計師的角色。Peter 認為「誠信」是他在製作物件的核心。對我而言或許就是「給予」吧,Lucky charm 中文的意思是護身符或幸運物,這也代表著一個親密的關係,把一個你覺得最好的東西送給你最親近與心愛的人,這就是我製作物件的初衷,我想我的畢業製作也在試圖回應這個問題。

Press%20Kit/00.jpg


設計師介紹與個人經歷 

李佳玲 Jialing Lee 
出生於台灣台南,畢業於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從事產品設計開發,並於 2016 年經營 Studio Double Plus ,與設計師陳鶴文為共同創辦人,獲 Red Dot、金點 Best of Best 等國際設計獎肯定。
Website: http://www.doubleplus.cc
Instagram: @_piecesofjade


Posted by:jialingleetw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