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Wei Lee | Royal College of Art

每位皇家藝術學院(RCA)全球創新設計(Global Innovation Design, GID)的學生在經歷第一、二個倫敦學期結束前都會有場小型口試,向老師報告這半年來的設計作品及學習成果。在那場口試上,我提到了一個連我自己也預期不到的學習成果,就是我學了運用「便利貼」來做設計。這是個完全沒有誇大的事實。

跨領域合作的優勢-藉由工作坊結集各領域的經驗知識,創造更全面的設計方案

在台灣,我經歷的是傳統的建築教育訓練。學生時期的所有設計案都是單打獨鬥,學校強調的是基礎專業知識的學習與個人設計方法與偏好的發展。進入職場後,每項設計案都會有主導的設計人員,可能是建築師,或是專案經理。畢竟大多數對於「設計」想像與經驗都還屬於「個人化」的產物,無論是創作風格、設計流程或判斷。即便許多作品都是以小組為單位完成,但除了主要設計人員之外,大多數的小組成員仍是以輔助與提供專業意見為主。不過,在注重跨領域合作的 RCA,特別是強調不同專業背景組成的創新設計工程(Innovation Design Engineering, IDE)及全球創新設計,小組合作被視為發掘社會議題與提出創新設計方案的契機。在這樣的前提下,「工作坊(workshop)」或「黑客松(Hackathon)」這類短時間聚集眾人之力共同發想與討論的活動,成為一種可行且高效的方案。這類活動不僅能聚集各種不同生活經驗、專業知識的群眾,讓設計方案在一開始即有各式的切入角度,同時也能讓不同階段的參與者(例如設計師、生產者、使用者等)共同發想,成為群眾對話的開端。而其中,「便利貼」(當然還有其他各種用品)就成為時常被使用的工具。這些工具主要被用在腦力震盪(brainstorming)、設計發想(ideation)、邏輯與流程檢討等階段,當作一種刺激討論與合作的手段。雖然說三個臭皮匠不一定能勝過一個諸葛亮,但在工業革命所引發的專業分工走向越來越精細的時代,如何重新建立起不同專業間的相互激盪,甚至發展出新的溝通語言和合作模式,成為許多人正在探討的課題。

RCA-IIS Tokyo Design Lab-工作坊的高互動性有效達到教育及創新目的

RCA-IIS Tokyo Design Lab 介紹影片

2016 年 12 月,RCA 與日本東京大學合作,在 GID 的創辦教授 Miles Pennington 帶領下,於東大的生産技術研究所(Institute of Industrial Science, IIS)內成立 Tokyo Design Lab。其成立目的就在於將設計思維,以及跨領域合作的方法與實驗帶入以理工科為主的東大,期望藉由設計(師)與科學(家)的合作提出創新的可能性。而在此架構與策略下,論壇、展覽、工作坊等互動性高的活動就順理成章成為教育推廣與網絡串聯的主要形式。以 Tokyo Design Lab 其中一個長期項目「Treasure Hunting」為例,藉由邀請設計師以設計的角度重新檢視東大各研究室所發展的科學技術,企圖將這些技術結合社會議題以及對未來生活的想像,開發為較高應用性的創新成果。跨領域合作平台的建立與開發,也讓科學家對專業領域的研究有不同的思考角度。在過去(或者說現今大部分的運作方式),「工程師」被認為是設計師與科學家之間溝通(無論是知識交流或是語言溝通)的媒介。而「Treasure Hunting」則是期待創造這兩者直接對話的機會。跨領域合作說來簡單,但仔細想想,設計師跳躍式的思考模式、專注以「人」為中心的相關議題與身體尺度,與科學家實事求是的精準度、花費數年的時間投注在單一領域研究、追求「物」(無論是廣至天文宇宙,微小至生物細胞)的探索,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作業方法及目標。如何將這天平的兩端藉由工作坊等活動帶起互動、激發對話,讓彼此的距離拉近,中介串聯者的角色以及活動內容研究與開發就顯得特別關鍵。經過這幾年的嘗試、執行、修改,「Treasure Hunting」不僅發展出多個科技應用產品,同時也建構出一系列「Treasure Hunting Workshop」的技巧、準則與執行方式。

集結眾人之力-各領域專家與使用者共同探索未來的「都市空間」

除了能夠拉近距離的有效溝通之外,在 Tokyo Design Lab 的設計流程與策略中,工作坊的合作模式也經常被運用在設計專案的前期發展階段,作為定義議題、收集各種意見和形塑想法(idea)的手段。我在今年上半年於東京學習的期間,有機會從頭參與 Tokyo Design Lab 目前正在進行的一個建築類型專案。有別於大部分建築設計流程從基地分析、使用需求分析等角度出發,這個專案在開始發想的初期,就舉辦了一場工作坊,邀請不同領域的民眾參加。無論是否有建築或設計相關背景,甚至有許多對於設計完全沒有任何專業知識的民眾也以空間使用者的角色加入,共同為這個專案提供不同角度的想法。工作坊將參加者分為幾個小組,從建築的各種不同面向切入(如科技、使用者經驗、永續等),並利用多種創意發想的工具,如關鍵字聯想、快速交流(Speed Dating)、發想接力,碰撞出不同的創新想法。在整天的活動中,從一開始的設計構想提出,相互交流提供意見,到最後凝聚共識提出草案模型,因為不同生活經驗與專長的合作,讓原本傳統的建築專案有了獨特的想法與樣貌。設計師也能在工作坊中與使用者對話、交流並收集不同的聲音。讓社會大眾的意見能在設計初期即被納入。對於已經在建築領域學習與工作多年的我來說,這樣的設計方式開拓了「設計」本身的可能性。讓它不再只是少數專業人士的發想與創作,而是可以集結眾人之力一起研究關於「未來」的想像。

工作坊的設計 – 在日本慶應大學研究「教」「學」工具

不僅是 Tokyo Design Lab,近幾年有許多設計顧問公司如 IDEO、Designit 等,也時常舉辦類似打破設計專業與非專業藩籬的活動。尤其是當「Design Thinking」的概念被大肆傳播,許多企業都希望能將設計的知識與觀點帶入公司運作和經營中。而具高互動性,能模擬並體驗實際流程,同時又能凝聚員工向心力的「工作坊」就被當作一種可行的教育工具。從這一個觀點出發,「工作坊的設計」也可以被視作一種專業與研究的方向。這也是我今年在日本慶應大學的媒體設計研究所(Keio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Media Design, KMD)深刻體驗到的。在 KMD 交流期間,我加入了名為 Global Education 的研究室。此研究室專注在開發不同「教育」與「學習」的工具,特別是利用工作坊讓參與者能藉由各式活動增加學習效果,並且利用各種數位技術與遠距交流等科技進行跨國共同學習的經驗及交流,用以探討全球性社會議題。舉例來說,研究室有個長期與東京一所高中合作的「Global Workshop」計畫,是針對日本高中生的生活經驗、學習能力、日本社會現況等,結合全球性議題,規劃一系列的工作坊,並經由多年持續不斷的使用者測試,共同提出許多新型態的教學工具。今年的工作坊選定以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為主題,在工作坊設計與執行期間,需要將龐大的SDGs觀念化繁為簡,讓高中生能在短時間內吸收,甚至藉由活動設計,引導學生提出個人想法和其他同學討論,共同想像日本社會所面對的問題,並進一步轉化成為能在日後持續個人學習與行動的動能。同時也要兼顧高中生的學習習慣、知識領域、心理因素等細節,才能有效的利用各種活動達到工作坊的學習目的。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
Source: UN Communication Material

能夠多元應用的工作坊-達成創新與教育的可能性與能量

近年來,「設計」時常被當作一種新型態的語言,不僅能藉由網路及社群和社會大眾進行廣泛的溝通,同時能跨越不同專業領域、文化差異與國界。而「工作坊」作為一種直接與人群接觸及互動的手段,讓參與者更能體驗合作所能產生的力量。如同前面所提到的不同例子,無論是工具的使用、參與對象的設定、平台的建立、意見及數據的收集、活動細節的規劃,工作坊在許多面向皆需要詳細規劃,並且具有強大的影響力與執行效果。對我而言,無論是藉由「工作坊」開拓「設計」的思維與想像,或是「設計如何執行工作坊」這個領域本身,工作坊作為一種創新與教育的工具擁有許多可能性與能量。

Posted by:leechunwe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