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 Fiona / BlairBeryl Wu | 學習在倫敦

說起在倫敦留學,總有人投以欽羨的眼光。被藝文氣息圍繞、浪漫的生活模式跟看不盡的展覽。但是在八小時時差的倫敦、在完全不一樣的國家跟文化之下,大家某種程度依然過著相似的生活,為著同樣的目標努力、掙扎著。

這次邀請到了三位來自不同科系、不同學校的學生與大家分享在倫敦留學的種種,從科系介紹、同學、老師到個人成長。由於有著不同教育體系,倫敦學校的教學模式確實與台灣大相徑庭,但是除此之外,在對話之中可以發現,與同學、老師的相處或是唸書的過程,和台灣有許多相似之處。

1. 稍微介紹一下就讀的科系跟上課內容

Han:我目前大三,就讀倫敦藝術大學,LCF,BA Footwear。一直對於鞋子有種熱忱,除了愛買鞋子以外也經常關注鞋子的各種產品。來英國念 foundation 之後,透過瀏覽學校網頁,看到鞋子設計系的宣傳,感到心動,同時,本身喜歡透過鞋子去觀察別人的樣態,在這些原因之下,選擇就讀鞋子設計。

課程基本上只有一次的小組作業和一次的報告,大部分都是個人作業為主。我們課程大多是製作性質和 Workshop 為主,通常是有一些實際操作的問題,老師會過去給予指導,大講堂的課程性質很少,這個部分跟其他系就會比較不太一樣。

Fiona:我是念 Central Film school 的 MA film making。這個課程主要涵蓋從影片拍攝前、中、後期的所有教學,基本上會學到所有籌備拍攝一部電影需要的知識。是一年的課程,總共三個學期,前兩個學期有三個小課程,分別是 creative production、腳本寫作跟研究報告。學校比較重視實作的成績,但還是需要寫很多小論文。

班上只有 11 個人,第一個學期每個人要拍一支五分鐘的短片,因此大家需要互相幫忙,整個過程十分緊繃,每個人只有一天的時間。第一支片我的組有 5 個人,算是非常緊繃的人數,不過也可以找大學部的學生幫忙。因為是碩士班,大家在實作上有一定程度跟擅長的地方,可以很明確知道分工。

Blair:我念的是 UAL MA Fashion Photography。這個課程主要是理論跟實作各半,每個禮拜都有研究分析與實作拍攝的課程。以第一學期來說,是教較原始的影像拍攝技法,例如暗房的底片沖洗、針孔攝影或是 studio 拍攝。有些課程也會請造型師與妝髮師來教學,但是只是提供一個概念,自己還是需要花很多時間做研究。

一個禮拜只有三天需要到學校上課,上學期(也是第一學期)我們交了三篇小論文,跟一個完整的攝影作業。雖然說是時尚攝影,但是其實學校教的是一個傳遞自己想法的方式,作品中不一定要有人像或是衣服,可以十分抽象跟概念化,或許跟許多人心中的時尚攝影不大相同。畢業製作也沒有侷限一定要平面攝影,可以做動態甚至是裝置藝術,雖然聽起來十分廣泛,但都還是可以看得出與時尚攝影的連結。

2. 分享當初申請學校的過程

Fiona:當初申請是找代辦,大英國協 UKEAS。那時候在 UKEAS 上英文課,又有免費的代辦,所以順便請他處理。代辦人員十分親切,到現在依然保持聯絡。學校基本上都會把要求寫得很清楚。依我們學校來說,我當初做了一分鐘作品的濃縮,再加上九分鐘比較長的 showreel。不過每個學校要求的影片長度不一樣,因此要看清楚要求。九分鐘的影片中我放了三支短片,能夠比較完整的呈現內容,也可以清楚地表現出導演的想法跟剪接的目標。

面試的部分則是 skype 面試,最初幾分鐘是一些比較基本的問題,例如:為什麼想選這個學校?希望在著個學校得到什麼?我個人希望得到較多實作的經驗,想了解拍片的各種層面,而主任也表示這間學校提供許多實作機會。最後的問題是最近看的電影是什麼,我的回答是『幸福的拉札洛』。

補充一下,面試過程感受到對方主任應該是在家面試,旁邊似乎有毛茸茸的動物在走動,於是我就抓了我家的狗狗與主任分享,這應該替我加分了許多。

Blair:在大學唸的是電影製作,大多為動態影像,之後去中國交換學生,學習了許多平面攝影,也確定了自己對平面攝影的熱愛。因為有朋友在這邊念過書,因此我有機會先接觸、了解這個學校跟科系,而非常篤定這是自己想要學習的內容。

因為這個原因,當初只有申請這間學校,並且沒有請代辦,整個過程完全由自己掌控。現在回頭想想其實並沒有這麼困難,準備一份自傳跟未來計畫,再加上一份作品集。作品集內容主要是收納過去的精華,並沒有過多的敘述,大多都只有作品名稱,反而提供空間讓作品本身去傳遞訊息。

個人認為面試的互動十分重要,整個過程主要是自我介紹跟作品集介紹,但能夠在面試時表達自己的熱忱可以加分許多,充分讓面試官理解你選擇這間學校的原因是什麼,而不是只是其中一個選項而已。來念書之前因為抽到打工簽證,所以已經在倫敦待過了兩年,這讓我在面試時有更多話題可以聊。

3. 在倫敦就學感受到與台灣的差異在哪?

在學校工作的樣子 by Han

Han:在這裏,基本上自學為主,課程不多,在大一的時候,課程會以基本知識為主,老師會把基礎的內容交給你,例如不同款式鞋子的架構介紹、從基礎的打版、針車到製作,但只會教導製作一款鞋子,並自己學習持續的練習學習。和台灣最大的差別在於,台灣會教導的很多很廣,在英國則是會讓你學習很專精且深入。

剛開始不太習慣這個學習模式,因為要交的作業很少,感覺學習有限,但是後來漸漸發現,每個單一領域還是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去學習,而在這裡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專精的領域。除非是要往上唸碩士,碩士基本上會探討更多概念性的創作。另外,在倫敦的學習更重視過程和想法,許多作業著重表達過程,需要做研究並且佐證去輔助改念。

Fiona:因為大學唸的是商業設計系,所以沒有在台灣上過電影製作相關的課程,很難去做細膩的比較。以過去在設計系的經驗來說,經常感到自己的想法很難傳遞給老師,創意受限許多,也很容易劈頭就被打掉創意。英國的老師們則很尊重個人想法,大部分的時間會順著個人提出的創意去延伸,也會在有疑慮的時候去做討論。對我而言最大的差別在於不會過度控制想法,並且適當的給予尊重。

在這邊許多時候是要自己去找答案,但畢竟創作是沒有標準答案的,所以最終還是回到自我的摸索,花時間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不過很多時候會希望老師跟主任在課程架構上給予更多協助,許多課程方面的問題老師常常一問三不知,或是逃避責任,讓人感到有些挫折。除此之外,學校是以大學部為優先而非研究所,大學部的學生通常會優先拿到器材、資源以及資金,作為研究所的學生則必須用盡全力去爭取。

拍片的幕後 by Fiona

Blair:台灣的老師會給你很明確的指令,老師想要什麼東西我們就提供一模一樣的東西,追求效率而不太有自我的空間。在英國則是著重自我想法,不是被動的等待老師提供答案,要不斷自己的摸索、學習。老師不會去做太多批評,就算有質疑也是很婉轉的跟我們討論,不會一竿子打掉你的概念。

因為班上人數較多,所以跟老師一對一面談的機會較少,在自我發揮空間大的同時,還是希望能夠多跟老師討論,這一點則是我們自己要去爭取的。

4. 與外國學生的相處與觀察

Han:班上的互動蠻好的,歐洲人佔了很大的比例,亞洲人的比例蠻少的,大一的時候有 60 個人左右,分成三個班,現在大三剩下兩個班,大概 40 個人左右。如前面提到因為課程大多是製作性質和 Workshop,因此很少有同學發問或是互動。

第一學期的作品 by Fiona

Fiona:來英國之前有去紐約唸過短期課程,那時候就覺得西方國家的人做事方式很不一樣,比較不受控制或是沒有規劃。但短期課程又跟碩士課程不一樣,碩士課程的同學們幾乎都在業界待過,大家十分專業並尊重彼此。也因為來自不同國家,文化背景差異大,有許多交換想法的機會,得到不同的觀點。

另外一點是外國學生十分會為自己爭取權益,班上許多同學其實對課程安排不滿意,希望得到更多資源,在多次與老師溝通得不到解答後,班代便寫信給學校的老闆。這過程中與老師有些許衝突,不過對於勇敢爭取權益這件事情,我個人感到感激與佩服。

拍攝中的 Blair by Blair

Blair:今年班上有三十五個人,台灣人只有兩個,有許多中國人、美國與歐洲人,許多工作坊是團體合作,但是作業或是畢業製作都是個人執行。班上同學都意外的好相處,並且積極互相幫助。班上有位美國同學,他已經是資深攝影師,並且對於濕版攝影研究多年,因為班上許多同學想學習這個技法,他便邀請大家到他家,除此之外也分享許多他過去的作品集,並且推薦了許多有趣的攝影店家。同學之間這樣互相分享經歷、一起成長,是在這邊學習很大的收穫之一。

5. 來倫敦生活後的改變跟想法

Han:感受就是做的東西很少,英國的學制三年,每一年三個 term(學期),每一個 term 就只要做出一個作品 Project 和一個學術論文。相對來說,產出是比較少的,但是就非常注重過程,尤其是老師非常在意 experiment,有沒有去做不同可能性的嘗試,在過程中研發了什麼新的想法。像是製作鞋子的時候,為什麼這個東西的功能無法用,進而分析這個點是什麼,下一次可以改善的點又是什麼。到了現在大三,會發現很多東西都是要藉由實驗看看,才會知道想法是什麼,能不能做做看。如果沒有 experiment,有些想法就很難落實在產品上,當中會有很多失敗,且一開始的想法可能跟最後的想法會很不一樣,這個實驗過程就很像是自我檢討的過程。台灣的畢展覽,通常都是很華麗很多東西,但在我們的展覽裡會有很多手製和有出錯的部分,評分最重的點都是過程和想法的展示。

Fiona:過去幾年在台灣的生活就是工作,下班後則疲累的只想休息。來這邊唸書給了我喘口氣的機會,倫敦是個充滿創意與活力的城市,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出門探索,有活動跟聚會會盡可能去參加,也被朋友、同學們激勵著。不過在來倫敦之前還一度恐慌、退縮,畢竟拍片是極度需要資源的創作,而要離開好不容易在台灣累積的資源,到一個陌生的國家,對我個人而言是很大的冒險。但是這半年下來感受到自己的改變,能夠真正的享受生活,而不只是活著。

Blair:過去的我不太在意器材,看到有感覺的景象就拍,再爛的相機或是手機也可以,但進到業界工作後,許多人會用你使用的器材定義你的作品,對此感到反彈。來到英國念書之後發現,許多同學根本沒有數位相機,工作時也只用底片相機,失敗率非常高。在英國大家比較能夠尊重彼此的創作方式,不會單純用硬體設備評論你,反而讓我更想接觸不同器材,並瞭解不同器材可以創造出的各種效果。倫敦是個可以吸收各種最新資訊的城市,到處看展覽、吸收資訊,並且享受創作的自由,對於現階段的我來說,是個很好的生活狀態。

6. 有其他想對大家說的話嗎?

Han:來這裡就是認真學習,因為沒有人會監督你。時間飛逝,一下三年過去,會發現前兩年浪費很多時間,很多的學習都是從 technician 身上學習到的,像是會給一些建議,如製作過程中,拉鍊可以小一點,technician 會引導自己到正確的方向。誠摯建議把握學習機會,把握學校的合作機會,我們系的第二年都是跟公司合作,參加且贏得比賽,就有機會可以去實習,更有可能取得工作的機會!

採訪:Beryl Wu
撰稿:Beryl Wu
專案管理:Judy Chyou
編輯:Yun Jung Yeh

Posted by:Junction 倫敦設計藝術平台

《Junction》是由倫敦的藝術與設計留學生所發起的非營利網路平台,記錄與探討設計、文化與生活的不同觀點,建立交流與對話的可能。反映當代學生的思潮、異國文化的影響,定期發布「 留學經驗」、「職場觀察」與「生活風格」等內容。 'Junction' is an online platform created by Art and Design students from London and dedicated to establishing an archive that marks the time as well as exploring different perspectives of design, culture and lifestyle.

One thought on “留學生的告白 – 在倫敦念書跟你想像的不一樣?關於生活、學習、流浪|三位來自英國不同藝術設計留學生的專訪|Issue 0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