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昀儒 Vera Yun Lee
MA Performance Making, 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
張芸爾 Yun Er Chang
MA Illustration, Kingston University London

by Vera

This is Not a solo dance 最初是因受邀參加一個以酷兒文化(queer culture)為主軸的表演活動而出生的。受邀的當下我思考了很久,究竟我的 queerness 是什麼?在性別的議題上,我有什麼是不是大眾所想看到的「常態」? 

「你可不可以有一點女生的樣子?」 

這樣的話,幾乎每個長輩在我的成長過程中都曾對我說過;沒說出口的,我也從他們的眼光感受到了。我就是被貼了一張「不像女生的女生」的標籤,長大了。 

這樣的成長經驗影響我很深,卻也成了我創作 This is Not a solo dance 的主要靈感。我想,多數人在探索自己的性向、性別角色-或者更概括地說,在探索自己的時候,多少會被 「性別刻板印象」、「性別角色期待」等「規範」給弄得很困惑。對於女權啟蒙較晚的東亞女性來說,只怕會更困惑。這段歷程,是只能自己走的旅程,而它大多是孤獨的。

至少,正值青春期的我是這麼覺得的。 

然而,這樣的經驗可以不是孤獨的-女權意識正慢慢地影響亞洲地區,越來越多的女性也從對外貌上及對行為上的社會期待所解放出來,這樣的經驗帶來的共鳴是跨文化的。這也是 This is Not a solo dance 作品名稱的由來:以作品定位來說,它是一支獨舞;但在概念上,它是、亦不是一支獨舞。我期許我的作品是可以為社會帶來改變的,因為我相信表演藝術既是一個強大的武器,同時也是能輕輕接住受傷的靈魂那樣特別的存在。我要透過轉化、發展自己的經歷,告訴那些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還在找尋自己真實樣子的女孩:你不孤獨。

This is Not a solo dance 的基礎概念來自「女」這個字。女字有三個筆劃,先彎,再撇,最後蓋上一橫。以筆畫的順序象徵社會對女性的種種期待與規範,透過舞者在畫布上不斷地書寫、拆解筆畫及轉變女字的大小、弧度,具象化了女性不必照著既定規範生活才成一個女字。而此作品的另一個主題,是孤獨。透過舞者與光影互動,表達在找尋自我的過程中所展開的對話,是孤獨的、不太好受的。而在舞台上赤裸地呈現這樣的情感,雖然有點殘忍,卻也是最真實的。

by Yun Er Chang

從小習舞(民俗、芭蕾),高中時練街舞,大學時接觸現代舞-舞蹈與表演一直在我成長過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縱使大大學時主修設計、碩士研究插畫,舞蹈也沒有因此而被屏棄一旁;反之,我總在各個創作階段追隨它的身影 ([1]. awaken / [2]. Motion – Emotion)。 

簡言之,不論是平面的繪畫書寫、抑或是肢體上的舞蹈互動,於我,都是最自然的溝通與表達。

This is Not a solo dance,對於一直想為舞蹈與插畫找到交會點的我,就像命運的窩心安排。那天在咖啡廳裡閒聊,Vera 聊起近期創作靈感:以水墨演繹不斷流變的自我角色定位,正好與我畢業製作中探索到的「表演式繪畫」(performative drawing) 不謀而合,當下即約定了日後的合作。 

線裡

舞作發展的過程是非常有機而充滿變數的。即興、錄影,對話、再對話。我們的合作很單純,很長一段時間都只有兩個人,兩人之間的溝通與信任無比重要,而 Vera 也給我肢體發展很大的彈性。但只有兩個人難免有盲點,才有了後來的展演分享。

而發展過程的挑戰之一,是每一次墨 / 顏料的實驗。為了找到顯色效果好又不傷皮膚、易清洗的質地,我們實驗了不下數次。第一次嘗試完顏料後返家,我足足洗了兩個多小時的澡-不比平時,藍黑的顏料清楚地印記在身上每一寸,甚至是歪扭著身體也難以觸及的角落-那一次,只怕是我這一生洗過最乾淨的一次澡。 

同時,沾滿顏料的排演是很真實而赤裸的,生理上是、心理上亦然。每一次排練都是再真實不過的一趟旅程,只有在一次次洗滌後、望見逐漸清澈的水流,心情才能隨之舒展開來。 

線外

排練之外,如何為表演謀得更多展演的機會和曝光率,對於超迷你的兩人團隊,也是一大考驗。

好處是人少好商量,難處是一人就得多擔些工作量。視覺形象的設計、文案如何定調、目標客群的鎖定等等,都是在排練前後,配著大杯可樂與披薩(或韓式豆腐鍋與泡菜煎餅)慢慢商量出來的。而在台灣累積起的經驗與人脈,站到倫敦就顯得相對微薄,所幸,即使是兩人的迷你團隊,厚著臉皮、把握住各種機會 (如:2019 年末在 Junction 主辦的 Mutual Friends 分享),還是辦成了兩場展演。

備受眷顧地,在 Chisenhale Dance Space 的兩場展演先後安然落幕。展演的初衷是從觀眾的回饋裡檢視和驗證:數個月來走的方向是否正確,想傳達的訊息有好好的傳遞了嗎?來自不同背景的眼睛都讀到了什麼?

僅僅在第一場演畢後,我們就得到了許多珍貴而細膩的回饋。場地能容納的人有限,卻也讓觀眾與表演的距離更親近、感受更直接。透過首場所得到的筆記,我們重新檢視細節,帶著修正後的演出與第二場的觀眾見面。 而這個故事還沒結束。This is Not a solo dance 成功報名 2020 Brighton Fringe Festival,將於五月底演出。還有四個多月,我們將重整、排練,磨出更成熟的 This is Not a solo dance (2.0) 與各位分享。


致 Junction Issue 的讀者:

這篇文章寫于 2020 年初,當時的我們都未曾預料到短短三個多月來會有如此大的變化。

原訂於五月演出的 Brighton Fringe 已延期,夏季的其他演出也相繼取消;前一秒還在倫敦密集排練、籌備演出,下一秒已在趕著收拾行李,準備搭上返台的班機,一切都快得令人措手不及。所幸、萬幸,我們皆平安返家並健康的度過兩週居家檢疫。

在全球仍籠罩在疫情烏雲下的此刻,我們只能順勢應變,希求最好的結果。如若疫情趨緩,我們將帶著最新版本的 This is Not a solo dance,于 2020 臺北藝穗節,與各位秋天再見!

Best wishes,
Yun Collective
(Vera & Ruby)

[1] awaken / 受接觸即興全球潛動譜 (Nancy Stark Smith) 的舞譜啟發而創作的動畫短片,入選 2020 London Short Film Festival。(https://vimeo.com/328222035

[2] Motion – Emotion / 研究舞蹈與插畫交會的可能而發展出的工作坊系統。觸及表演式繪畫 (performative drawing)、藝術治療與接觸即興等概念,旨在幫助人們放鬆身心、透過觀看自己而能更暢通地表達與抒發。

All photographed by Wen Chen

Posted by:Junction 倫敦設計藝術平台

《Junction》是由倫敦的藝術與設計留學生所發起的非營利網路平台,記錄與探討設計、文化與生活的不同觀點,建立交流與對話的可能。反映當代學生的思潮、異國文化的影響,定期發布「 留學經驗」、「職場觀察」與「生活風格」等內容。 'Junction' is an online platform created by Art and Design students from London and dedicated to establishing an archive that marks the time as well as exploring different perspectives of design, culture and lifestyl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