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韋翔
挪威國家建築師協會 (Arkitekt MNAL) 註冊建築師,專長為微型建築設計及微型都市策略; 目前任教於逢甲大學建築系。 畢業於挪威卑爾根建築學院(BAS, Bergen Arkitekthøgskole), 是一所承襲 Oskar Hansen 所提出之 Open Form 理論的北歐建築學院。

對於建築師一職位於社會中的角色,似乎一直都有「另類的」定義,亦即回歸社會場域,做為一 主動出擊之策劃(動)者。過往至今,建築師絕大部分擔任乙方承接甲方客戶之需求及資金的執行 專案 (project) 模式,可視為一被動的規劃設計過程;然而,近年似有一翻轉的狀況,亦即建築師 做為一主動者,介入社區,走進市鄉農村紋理,面對迫切問題,提出解決且具永續性之行動 (action),實踐社會設計。本文意旨在藉由二個於挪威的實際構築行動及一個微型都市設計策略 制定項目,探討其建築師的另類本質下如何謙卑的面對真實性,並回應「參與建造」過程中,如 何促進在地居民由下而上的參與,體現構築中的社會性(註1)。

校園空間永續經營與社區連結

挪威語 Allmenning 一詞於英文近似於 public space,或稱之為共有共享的空間,但在挪威卑爾 根更具在地文化特殊意義。BAS 這所學校位於一海岸邊的 allmenning,學校遷入之前, 建築物為一製造動物飼料的工廠,空間僅供私用。直至 1986 年 BAS 搬遷至此,校方與學生每年不間斷的利用空間本身特質 (在 BAS 翻譯為 the quality of space),調適並轉化 (adapt and transform) 原有的工廠空間為建築學校使用 <圖1>。近年,由於教育功能空間 需求幾近滿足,故思考校園做為一座城市沿海岸線其中的開放空間,如何重新激活其公共性, 並連結社區,回應共有與共享的 allmenning 空間本質。

[圖 2] 學校前身為製造動物飼料的工廠,但其空間並未因學校承接後而拆除,反而每年由學生 就不同既有空間特性做調整與改造,構築校園所需空間。
[圖1] 學校前身為製造動物飼料的工廠,但其空間並未因學校承接後而拆除,反而每年由學生 就不同既有空間特性做調整與改造,構築校園所需空間。

因此,在 2014 年秋季,一群師生開啟對於如何引導社區居民進入 allmenning 使用的討論, 為了融合當地居民的想法,一組人馬分頭進行問卷調查,採納師生及周遭居民們對於這樣開放 空間的想像;另一組人馬就以 Bergen 整體都市尺度,探討海岸線自然與人為的歷史脈絡演變, 作為空間改造的基礎與養分。

除此之外,開放校園,勢必影響學生在原先戶外校園空間的使用模式。長時間以來,因應 BAS 另類的建築教育,校園總是堆疊著成千上萬的不同材料 <圖2>,大至鋼鐵 小至磚瓦玻璃,因此藉由這次校園開放議題,動員了整個學校師生,進行一場挪威傳統社區活 動:Dugnad,該詞具有志願性社區服務的意思,起源於挪威立國初期較為艱困的生活,居民 靠著相互協助清掃家園,並一同享受辛勞後的餐點啤酒的社區行動。因此,在一個秋天午後, 動員學校 100 多人一同按照校園開放小組的規劃,將堆疊在海岸邊的材料一一分類,並為往後 材料有效之取用堆放,立下較具效率的妥適配置。

[圖2] 校園沿岸的材料堆疊系統/ photo credit: Sebastian Sletten Eide

待上述策劃與初步校園整理行動結束後,校園開放小組運用僅剩的三週,從重型機具的操作到 綁筋固定模版澆灌,皆由學生完成。亦接受城市內營建機構免費的材料提供及技術指導,從鋼筋混凝土選用至模板組立,完成由校門至海岸的三個主要工項 <圖3>,看似簡約,卻蘊含社區居民生活及學生課後的休閒連結,並梳理校園長久 以來紊亂的材料堆疊文法。

[圖3] 校園 allmenning 導引設計

Entropy & Intent

隔年秋季,學校對於校園主體內一長久未完善規劃使用的混凝土筒倉空間 (silo),進行規劃及局 部改造。在這次的構築項目中,特別著重於既有空間特質之探討,並藉由熵及熱學第二定律為 基底,論述建築構築中不可逆的建造行為 (an irreversible reaction) 及其衍生之環境衝擊 (熵 entropy),利用既有(閒置)空間特質轉化 (transformation) 為他用之策略,以降低重新建造 的過程中對於環境的污染與造價。透過構築,賦予既有閒置空間之第二生命及再利用 (reuse), 亦回顧過往不間斷的校園改造,再次指涉空間經營之永續性與社區連結。

因此,在 2015 年的構築項目中,我們決定讓筒倉底部轉型為展覽空間 <圖4>,採納其純 粹的質感樣態與大面積之可容納性,能提供未來展覽多樣多元的表現。為此,依據挪威建築法 規,須另加設一道可供一般民眾及無障礙使用之坡道。歷經多次的動線分析及既有空間特質之 探索。我們決定利用原本附屬在倉筒底部的輸送帶涵管,轉化為展場坡道的一部分。利用其原有涵管之結構特質,打除頂版,加設擴張網材,轉化為符合法規且 可供師生休憩駐足之空間,並為周遭社區帶來一新的展演場所。

承如上述,BAS 作為一座建築學院,除了專業培育外,亦將校園開放作為城市公共空間的一部 份與社區連結;透過構築,使得建築師養成更推向社會性之面向。另一方面,就連續性的校園空 間改造 (continuous change) 而言,亦探討在建造行為之不可逆性下,如何「嫁接」原有空 間特質,衍生新的空間,並保留未來其空間可調適性 (spatial adjustment and adaptation/ open for future possibility),則能視為一建築永續經營探討,並洞見作為一建築師角 色主動出擊的態度,向校園、社區甚至都市,跨尺度的交互連結。

[圖4] Silo 筒倉底部轉型為展覽空間

Small Action with Maximize Intervention

文章上半部主要探討如何藉由公共空間之實體構築,主動連結社區與城市,討論其空間發展之 永續性及其再利用的可行性。於後半部,將概述一位於羅馬尼亞東南側城市的項目,在面臨各 種資源短缺下 (shortage),如何以當地的生活日常及城市紋理作為社區參與的導向,發展以構 築為題的微型都市策略及擾動,並再次回應「參與建造」一題,作為本文總結。

布勒依拉 (Brăila) 位於羅馬尼亞境內,因鄰近多瑙河,成為當時具發展規模的河港工業城市。然 而,在羅馬尼亞共產政權結束後,因政治體制的轉變…等因素,該城市歷經去工業化、經濟衰 敗及人口大量外流,種種因素間接使該城居民失去對於公共空間的認知與使用。再加上當地政 府對於公共空間利用與維護不力使得城內相當多的公共空間處於荒廢或者私有占用 (informal appropriation) 的狀態。面對這樣的狀況,「如何藉由在地日常實踐 (daily practice) 促使 群眾重新意識到生活中的公共空間,激活 (reactivate) 閒置空間原有的公共性,並帶來正面影響 力,進而改善當地居民生活品質及社區連結,為主要的擾動策略。」(註2)

該項目其中一基地位於曾經繁華一時的河岸,目前僅存局部的輪船貨運停靠及與水岸無關的商業空間使用,其餘皆屬軍方或私有船屋停泊,加上大部分河堤為垂直性較高的結構,致使鮮少居民會靠近或進到這天然的公共場域。本項目的一開始,探索何謂布勒依拉城市的寄生 性(Braila Parasitism),意即在都市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公共空間或者人群聚集的地方,總可發現 一些依附性的微型空間及自發性行為,例如:交通節點上的迷你店鋪、公園停車場旁的移動式的攤車、計程車停靠站+附掛在瓦斯管上的板凳+小商販<圖5>…等等,延續這樣的城市街道文 法,探討可行的構築行為置入於河岸空間<圖6>,活絡本有的公共性。

[圖 5] 公園停車場旁的移動式的攤車、計程車停靠站+附掛在瓦斯管上的板凳+小商販
(圖 6) 2015 年的暑假,由課程主導教師 Cristian Stenfanesce 帶領幾位同學在河畔操作一能代表 Brăila 物間的實驗性構築,並利用此構築,向當地居民展示整個課程的主旨以及每位學生的設計要點。/ photo credit: Cristian Stenfanesce

雖然這個項目礙於時程與經費並未真正完成,但就回應「參與建造」議題而言,指涉了兩個關 鍵字:一為「生活日常」,一即「公共性」。就一面臨資源短缺 (shortage) 的城市而言,維持生 計可以說是當地居民主要目的。因此,不難見到微型且可能非法占用的商業活動「散佈」在城 市之中,形成了一反饋真實性的生活章法。這些「章法」隨著城內不同的空間環境,衍生出多 樣的「寄生」方式。故,就構造介入社會場域而言,這些在地且真實的狀況,是不可抹滅且必 要參酌的依據。另一方面,就解決問題而言,公共性或許是較好的切入點。藉由本質上的共 有、共享概念,社區居民可以輪廓一個可以實踐的想像,並以實際構築行動 (action),面對真 實性的生活環境問題,亦希冀對社區永續經營帶來正面且長久的擾動 (intervention)。

總體而言,在這樣一個由下而上的構築範疇中,我們共同承接與面對的是城市中不可抹滅的真 實性與由上而下無法避免的制度框架。然而,最具根本且本質不變的是所謂的常民性與日常實踐 (daily practice),雖然看似微小,但卻源源不斷且強韌的運行在生活之中。回歸本期義築雜 誌的關鍵字「參與建造」一詞,個人認為無論在技術協作或生活自造而言,或許立基於最根本 且多元封面照片:photo credit: Lior Israel的在地生活模式之上,才能回收源遠流長的構築後效應。

封面照片 by Lior Israel


*(註1) Goodman D.(2012), “Project and Action. On making immodest proposals”, a+t (39-40) pp. 236-249
*(註2) BAS校區構築於2014-2015,由 Joakim Skajaa, Arild Eriksen, Tristan Boniver 三位教授帶領,至2015由 Tristan Boniver 持續擔任主帶教授。而羅馬尼亞 Braila Lab 課程(2015)由 Cristian Stefanescu, Guillaume Eckly, Andrea Spreafico 三位教授主持。
*(註3) 本篇文章亦刊載於台灣義築協會(2019)《來此構》雜誌第4期
Posted by:Junction 倫敦設計藝術平台

《Junction》是由倫敦的藝術與設計留學生所發起的非營利網路平台,記錄與探討設計、文化與生活的不同觀點,建立交流與對話的可能。反映當代學生的思潮、異國文化的影響,定期發布「 留學經驗」、「職場觀察」與「生活風格」等內容。 'Junction' is an online platform created by Art and Design students from London and dedicated to establishing an archive that marks the time as well as exploring different perspectives of design, culture and lifestyl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