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bel Sun & Erin Guan | The Bartlett School of Architecture, UCL


Chamber404: A Digital Dumping Ground in Your Mind | Lonely VR Theatre Experience


來自台北的 Isabel Sun,今年畢業於倫敦大學表演與交互設計系,她與碩士同學 Erin Guan 聯手創立 Vroom 工作室,推出了線上戲劇計畫— perplexity.live 茫茫然線上。預計將以三部曲的形式,帶領觀眾探討關於『現代人因認知被數位化後,所引發的種種荒誕生活』。其中,第一部曲Chamber404 四零四號房,經過長達一年的省思和沉澱,此劇將以 VR 的方式在網路上與觀眾見面,不論處於地球上的哪裡都能買票觀賞,不論是手機或是電腦甚至是 VR,都能透過時效為期一周的影片連結,不限次數的欣賞四零四號房,一起正視女主角心中的數位垃圾場。

Chamber 404 Poster
四零四號房 / 海報 / Camden People House 劇院售票 

表演資訊

劇名:四零四號房 Chamber404

此劇成就:

  • 入選 2021 Digital Sprint Festival 夏季戲劇節
  • 入選 Mostyn 畫廊 My Online Bedroom 數位展覽
  • 參展 2020 Ars Electronica 奧地利林茲新媒體藝術節
  • 參展 2020 倫敦大學 Bartlett 建築學院畢業展覽 

購票資訊:
購買後您將收到觀賞 Chamber404 的 VR 鏈接,觀看方式支援電腦手機或是電腦連接 VR,每張票卷可重複觀賞的有效期為一周。

時間:英國時間 6 月 3 日至 6 月 10 日
票價:以 五英鎊 到 十英鎊,採自由樂捐的形式
購買連結:https://www.cptheatre.co.uk/production/chamber-404

製作團隊:

  • 製作單位:Vroom Theatre
  • 導演和整體設計:Isabel Sun 孫瑀 和 Erin Guan 關綽瑩
  • 編劇: Zoe Bullock
  • 配樂師: Tingying Dong
  • 演員: Hari Mackinnon 和 Shaofan Wilson
  • 聯繫方式: vroomtheatre@gmail.com
  • IG: vroom.theatre

女主角受困於一個不存在的房間?

劇照_臥室

劇中,看不見女主角,因為觀眾就是女主角。場景設定在女主自己小小的臥室裡面,透過三百六十度的 VR 設計,展現小空間的窒息和私密感,讓觀眾以第一人稱視角,體現我們每個人受困於數位爆炸的壓迫感,和微妙的安全感。當你拿起手機滑動在一篇又一篇,永無止境的社群內容海中,每一個網路痕跡的產生,都是在餵養演算法,幫我們客製化一個又一個看似溫暖又私密的專屬空間,但這些線上個人帳號真的聽命於我們嗎?我們的意志真的有離開過這個不存在的房間,完全回歸真實世界嗎?從頭到尾,女主角都離不開這個臥室,這個不存在現實中,卻令她如此在意的臥室。四零四號房到底為甚麼如此使人上癮?使人受困?

劇照_房裡的數位垃圾海
劇照_房裡的數位垃圾海

四零四是一個用於反映「網頁不存在」的 HTTP 代碼,意指多數 Z 世代在成長過程中,親手打造的線上私人空間,其實不是真實存在的空間,也不是重視隱私的空間。在四零四號房中,囤積的不是青春寶藏,而是演算法產出的數位垃圾。在這片垃圾海中,有著破碎的友情遺跡和虛假的感情證據。這些數位垃圾紀載了女主的空虛和對自己完美形象的幻象,當 Isabel 和 Erin 在形塑這些數位垃圾時,她們大膽取材自身和朋友在臉書或 Instagram 上的真實貼文,作為劇情的素材,有些貼文的帳號名稱甚至是真實存在的。

房裡的荒誕面孔是誰?

劇照_房裡的面孔
劇照_房裡的面孔

而垃圾海的淤積,不僅壓迫了我們的心靈,扭曲了我們對於人與人連結的認知,甚至進化成一張似人非人的面孔,一個怪誕的無機體 Avatar。這張面孔到處飄移,肆無忌憚的穿梭在我們的意念中,透過對話的延展,展開一場與數位怪物的對談。”我”這個概念被重新支解,到底數位化的我是我,還是被他人定義的我才是我?還是眼前的這張,陌生的面孔其實才是真正的我?

創作雙人組的自我認知書寫

Who killed by media
Who killed by media

初期兩位創作者對於科技,持著相反的立場。來自台灣的 Isabel 剛到倫敦時,對於數位化的現代生活,有著極高的正面觀感,然而長期旅居英國的 Erin,卻更憂心於科技與人性之間的矛盾。兩位創作者在碩士期間,不斷對於此議題開起各種對話。從早期共同製作的實驗小品:Who killed by media,開始關注市井小民面對社群的各種可愛故事,有著濾鏡底下的自我幻想,和網路上的慾望的宣洩。在此階段的創作討論的還是中立的角度,但在 Isabel 經歷了遠距離戀情觸礁,和英國疫情的爆發後,兩個人的創作方向立刻轉向反面角度。

面對異國生活和疫情的雙重壓迫,團隊開始想要聚焦在自身的感受,進而放大加以延伸為創作。面對無數個失眠的夜晚,手上的發光螢幕好像成為了出口,但這樣的短暫刺激其實只會帶來更多的空虛,以及對自身認同的迷惘。開始發問,這個矛盾又好像很有安全感的情感到底從何而來?這些沒有觸感的愛心符號和文字,為甚麼佔據了我們的情感生活,家庭時間,工作形象的建立。捫心自問,這到底是可悲居多還是麻痺居多呢?

排練照

在倫敦人幾乎全體抑鬱的時候,數位化的生活更像是沒有打招呼就衝進門的陌生人,讓人措手不及。即使理性上大家都樂見其成,感性層面卻仍欠缺許多思考和保護。一間房間,一台電腦,這已經成為英國居民長久以來的唯一生活,好在Isabel 和 Erin 有四零四號房,這部作品就像一本疫情時期的情感日記,記載了所有想要探究的自我探索,這一路以來有哭有笑,相信觀眾也能感受到,面對數位的抽離感和孤獨的恬靜。

Posted by:Isabel Sun

對於劇場駕馭新媒體媒介有著真摯的熱情,和舞台美術設計師 Erin Guan 組成了沉浸式劇場 Vroom Theatre 雙人創作組合,面向英國劇場和創作者,合作品項包含 VR 和3D網站設計。IG: sourrain_art IG:eriney.g IG: vroom.theat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