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n Chen | 展演在倫敦
Cover Image | Bernard Yang

倫敦人推薦」為不定期專欄,邀請對倫敦藝術、文化與生活有獨特觀點的專欄作家,與讀者分享獨具品味的倫敦生活。
本期專欄為「展演在倫敦」,作者為出生台灣台南的 Galen,身為台南囝仔卻不嗜甜。
Winchester School of Art 南安普頓大學/溫徹斯特藝術學院/美術所。
做過一點插畫,讀了一點當代藝術。喜歡大吉嶺多於伯爵,帽子習慣反戴。

整整五百公尺畫滿粉紅色愛心的牆,它是藝術嗎?

The National Covid Memorial Wall © Bernard Yang
Courtesy to EveningStandard

COVID-19 疫情在英國造成難以直視的傷害,超過 4,000,000 人染疫、120,000 人喪生,成為 COVID 浩劫裡世界排名死亡數量第七的國家。失去至親大概是人生中最難以面對的事情,許多人開始指責強森政府防疫不力讓如此龐大數量無辜的人民平白犧牲。

這股怨恨與不甘,反倒在倫敦的泰晤士河畔,面對國會大廈 Westminster Palace (西敏宮) 的聖湯瑪士醫院西側人行道的牆上,以一種最直接溫柔的方式,悼念人們失去至親的悲痛 — — 數以十萬計的手繪粉色愛心錯落有致的鋪滿了五百公尺長的牆面,一顆粉色愛心便代表了一位生命在這場百年浩劫的逝去,以及一個家庭的破碎。有的愛心寫上了逝者的名字或是親友想對他們說的話,有的一旁則放著鮮花,令人看了不禁鼻酸。

Courtesy to SkyNews

這個由COVID-19 Bereaved Families For Justice UK 組織所發起的活動,創始人之一Matt Fowler在2020年的疫情風暴中失去了摯愛的父親,收拾好心情後,便開始號召受難者家屬與志工一起在代表英國最高權力機關的西敏宮與唐寧街一河之隔的正對面,完成了這面「街頭藝術」。言下之意呼之欲出,在畫上愛心緬懷摯愛的同時,也希望當權者每天上班望出窗外瞥見這面牆時,能警惕自己,這場災難帶走了多少的無辜生靈。

Courtesy to Skynews

雖說此面牆並無意成為藝術鎂光燈底下的孔雀,但我們若是要以藝術觀察者的角度來分析這件「作品」,會意識到此件作品是根植於堆砌大量粉色愛心所組成的象徵式符碼來提升意義上的飽和,粉色愛心在藝術創作中從來都不是一個熱門的選項 — — 指涉性強大且容易不小心淪為過於戲劇性的陳腔濫調,要處理的好具有一定的挑戰性。但即便如此,當我們單純把目光放在COVID紀念牆的這個脈絡上時,卻完美的替粉紅愛心們找到了安放自己的位置 — — 在此時此地化為了飽含能量的盔甲,用溫柔的方式抵禦著這場百年大疫。少了劍拔弩張的悲情控訴,剩下的都只是思念罷了。在泰晤士河的彼岸,這面牆用生而為人最原始的情緒:愛,映照出了這個國度一年以來的社會縮影。

德國藝術家Joseph Beuys曾提出「社會雕塑」(Social Sculpture)概念,強調藝術作為生活經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之重要性,其價值必須能使社會積極參與議題,使之重新運轉與接合,進而反省與批判。其實這面牆是否為藝術不再重要,也或許本該就毋須定義,它所乘載一切的一切,關乎人性、關乎社會、關於愛,早已超乎藝術所能迄及,抑或說,藝術之初心本該如此。

同場加映:當 Joseph Beuys “Felt Suit(1970)” 成為思念的代名詞

Photo shot by author

在紀念牆的一隅,發現了一位逝者家屬 Matt 留下的明信片,上面印著一張照片。仔細一看,原來是 Joseph Beuys 在 1970 年的作品”Felt Suit” 100 件相同套裝中的第 77 版。此件由羊毛氈成套西裝所組成的現成物作品,由木製衣架掛起。夾克有做翻領設計,每側各有一個口袋,和一個右胸口袋,褲子則有腰帶環。沒有襯裡,也沒有鈕扣,夾克的接縫是用灰色棉線機織成。另一個版本的毛氈套裝則有被收藏在倫敦 Tate Modern 的館藏中。

明信片旁寫著 Matt 想對因 covid 而離世的父親說的話,並透過了這件西裝暗示著父親生前在他眼中的形象。Beuys 曾說到他不管大家要如何展陳這件西裝現成物的作品 — — 掛著抑或穿著。儘管他不建議穿著這件西裝,因為這會使羊毛氈失去它的挺度與形狀。但我想,Matt 最殷切期盼的早已無關此件西裝是否被合適的穿著,抑或是領口是否因頻繁穿脫而失去該有的挺度,而是在這面紀念牆上,能以父親生前最為得體的形象,作為彼此遠行前的告別。



The National Covid Memorial Wall

North Wing, Lambeth Palace Rd, London SE1 3FT

Posted by:Galen Chen

臺南囝仔卻不嗜甜。 Winchester School of Art 南安普頓大學/溫徹斯特藝術學院/美術所。 做過一點插畫,讀了一點當代藝術。 喜歡大吉嶺多於伯爵,帽子習慣反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