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n Chen | 展演在倫敦

倫敦人推薦」為不定期專欄,邀請對倫敦藝術、文化與生活有獨特觀點的專欄作家,與讀者分享獨具品味的倫敦生活。
本期專欄為「展演在倫敦」,作者為出生台灣台南的 Galen,身為台南囝仔卻不嗜甜。
Winchester School of Art 南安普頓大學/溫徹斯特藝術學院/美術所。
做過一點插畫,讀了一點當代藝術。喜歡大吉嶺多於伯爵,帽子習慣反戴。

位於倫敦 Piccadilly 的皇家美術學院 (Royal Academy of Arts)*註1 於 5 月22 日至 9 月 19 日展出肯亞藝術家 Michael Armitage 的個展:Paradise Edict,包含二十餘幅繪畫作品。

肯亞,作為一個位於非洲的前英國殖民地,近代的命運是相當多揣與悲情。在西方殖民主義的宏大敘事中,位於東非之角南方的肯亞於近代史中的話語權幾乎是零,更遑論在當代藝術場景中,是常被忽視的他者。作為肯亞出生的藝術家,Armitage 試圖透過繪畫與田野調查,探尋被籠罩在西方後殖民論述下幽微卻豐沛的肯亞鄉野文化,並以繪畫中交融模糊的人物與地景形象作為詰問歷史與族群之間關係的手段。

他說「以前在肯亞他所就讀的國際學校是不教授本地歷史的,相反的,卻讓英國歷史與文化成為學生主要的教材。」對於操著一口流利標準英國腔的他來說,直到十一歲時對自己所生長的文化還一無所知,更間接成為邊緣化的加害者,對此感到十分憂慮與慌張。

從此思考點出發因應而生,Armitage 從繪畫基底材的本源開始下手,他的畫布不是普通的棉麻混紡,而是請居民從烏干達當地傳統植物 Lubugo 上削下一片片的樹皮,並再經過粗略的清洗、繁複的加工與後製,最後繃於木框上當作畫布基底來作畫。此決定於他而言,得以讓藝術家在與自身文化環境做連結時又無需對西方藝術史做出回應,跳脫傳統棉麻畫布支撐物在藝術歷史中所指涉的窠臼。樹皮畫布的質地比起棉麻畫布在運筆時要更滑順一些,因此基底材的轉換不僅指涉了藝術家對於歷史的探問方法,也間接影響著所生產出來的繪畫完稿品質。但另一方面,這脆弱的天然支撐卻無法替作品帶來長久的保存,某些接合點已顯露微小瑕疵,天然的黑色斑點與缺塊也為作品帶來意想不到的視覺效果。

回到此檔展覽,超過二十件作品佔據了皇家美術學院三樓 The Jillian and Arthur M. Sackler Wing 展廳。Armitage 這次的作品試圖從18–19世紀歐洲繪畫中回應,結合身為東非肯亞人在後殖民主義下的思考,並陳揉雜出嚴肅歷史與鄉野奇談的繪畫。隨著展出的巨幅作品,觀者得以進入Armitage 以田調的方式蒐集母國肯亞的各種的怪異當代社會現狀與記憶碎片。從不合理的女性身體的壓迫與勞動力的剝削,再到社會階級與政治的審視與異國殖民的凝視,搭配熱帶雨林般的用色,十分具有企圖心。

Pathos and the twilight of the idle, 2019. Oil on Lubugo bark cloth, 330 x 170 cm.

其中佔據最前段展區近三公尺寬的巨幅作品,也是此展覽的同名作 ”Paradise Edict”,源自於他對於2017年肯亞的總統直選後所產生的強烈想法,曖昧不清的人物形象在全景式的構圖與濃郁的熱帶用色中被勾勒出來:折磨著,或是被折磨著。看似慶典般的場景卻透露出的不安感、詭異氣息的非洲鱷、被赭紅雙手冷酷控制的赤裸雙腿、模稜兩可的敵我關係…都在綠色的薄霧中悄然發生。

Paradise Edict, 2019, Oil on Lubugo bark cloth, 220 x 420 cm

歐洲繪畫中非常具代表性的安格爾 (Ingres) 與堤香 (Titian) 畫作中斜倚的裸女在 Armitage 眼中成為了熱帶雨林狒狒姿勢的擬仿對象。在艷陽下陰涼處中平靜地側臥(抑或是搔首弄姿),是殖民者與外來者對異國風情的浪漫投射,但在畫作中處處可見的超現實場景卻反過來提醒了觀者:愛上異國的女子的同時,請注意你愛上的不是一隻斜倚的裸體狒狒。這種浪漫始於威廉霍奇斯 (William Hodges) 在 18 世紀關於大溪地婦女的描繪,從德拉克洛瓦 (Delacroix) 的阿爾及爾婦女一直延伸到高更畫作中的大洋島國情色,歐洲從不間斷的殖民觀看,被 Armitage 以令人不安的方式冷酷回應著。

Baboon, 2016. Oil on Lubugo bark cloth, 150 x 200 cm.

展覽以極具宗教氣息的「天堂詔令」(Paradise Edict) 為名,以基督教義為鏡,側寫出了肯亞當代社會的困境,更投射出關於對地景、動物、性別與權力的審視,聯合建構了 Armitage 對於東非社會的熱切探問,或者,冷靜凝視。許多無以名狀的灰綠、粉藍、灰紫色等濃豔多汁的色彩在名為伊甸園的非洲大地上流動,但請別忘了,湖邊還蹲著一隻絕非善類的鱷魚。

The Chicken Thief, 2019, Oil on Lubugo bark cloth, 200 x 150 cm. 

註 1:皇家美術學院 Royal Academy of Arts 為一所提倡藝術、私人贊助且獨立運作的藝術機構,位於倫敦市中心皮卡迪利 Piccadilly 的伯林頓府 Burlingnton House,成立於 1768 年。與主校區位於倫敦南肯辛頓 South Kensington 的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College of Art 容易混淆。中文翻譯「皇家美術學院」參考自 BBC 中文網。


Michael Armitage
Paradise Edict

May 22 — September 19, 2021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ndon

Posted by:Galen Chen

臺南囝仔卻不嗜甜。 Winchester School of Art 南安普頓大學/溫徹斯特藝術學院/美術所。 做過一點插畫,讀了一點當代藝術。 喜歡大吉嶺多於伯爵,帽子習慣反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