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n Chen | 展演在倫敦

倫敦人推薦」為不定期專欄,邀請對倫敦藝術、文化與生活有獨特觀點的專欄作家,與讀者分享獨具品味的倫敦生活。
本期專欄為「展演在倫敦」,作者為出生台灣台南的 Galen,身為台南囝仔卻不嗜甜。
Winchester School of Art 南安普頓大學/溫徹斯特藝術學院/美術所。
努力使藝術創作透過文字書寫拓展出更多面向。

I never Asked to Fall in Love – You made me Feel like This, 2018, Acrylic on canvas

位於倫敦 Piccadilly Circus 的皇家美術學院 Royal Academy of Arts (RA) 在 2021 五月英國尚處於Lockdown 階段時,推出了一檔非常規方式策畫的聯展:由 1999 年入圍英國最具知名度的當代藝術獎項 Turner Prize (泰納獎) 藝術家Tracey Emin (崔西.艾敏) ,與以「吶喊」一畫被世人所熟知的已故挪威藝術家 Edvard Munch (愛德華.孟克,1863-1944),兩位橫跨一世紀、卻同樣傑出的藝術家聯手展出一系列的繪畫與雕塑作品。

因為疫情的關係展覽前期無法開放實體空間,只能改以線上的形式向社會大眾展出,幸運的是自從六月開始 RA 便恢復實體營運了,雖然仍須遵守人數上限導致訂票出現擁擠潮,但至少觀眾得以親眼與作品面對面。館方更在閉館時期規畫了線上觀展,某種程度上透過網路讓更多觀眾得以欣賞。

展覽由藝術家本人親自操刀策劃,剛從一整年與膀胱癌的搏鬥中重獲新生的 Tracey Emin 從位於挪威奧斯陸的孟克美術館館藏中精挑細選了 18 幅油畫與水彩作品,並與自己的 25 件餘繪畫、霓虹燈裝置與雕塑作品並陳於皇家美術學院展廳中,試圖共構出一道鮮活的論述文廓,以回應此次展覽的主軸:「活著與死亡」、「親密與疏離」、「孤獨以及失去」,也能讓觀眾得以了解為何 Emin 始終視這位飽受焦慮與精神折磨的挪威藝術家為創作上的一盞明燈。

Photograph: Facundo Arrizabalaga/EPA

Tracey Emin 與孟克的緣分要從年少時期談起,自從 18 歲發狂似的愛上孟克的作品後,她與他作品之間的連結便不曾間斷。Emin 曾形容她與孟克的關係就如同「藝術上的親密摯友」—— 即便兩人的生日已相差百年且橫跨陰陽兩界。她甚至身體力行的在 1998 年以奧斯陸碼頭為主要場景發展出了一件錄像作品,來回應孟克那些也在相同地點取景的繪畫作品們。也因為 Emin 往往從自身充滿悲劇性的生命經歷去汲取靈感,作品中那藏不住的告解般表現形式與自傳性質主題,都再再反映出為何她對孟克畫中那扭曲怪誕、受盡折磨的形象為之傾倒。略舉一二,也只是讓觀者更加的清楚 Emin 如何 —— 如同她所仰慕的孟克般 —— 從那些痛徹心扉的斷簡殘篇心底隻字中,提煉出最深刻的作品。

入口轉角第一件作品 《My Cunt is Wet with Fear”》以直接且露骨的霓虹燈字體為整件作品的調性定錨,短短六個單字卻猶如在腦門賞了一記火辣的巴掌,滋滋作響。Emin 年輕時曾有一段時期在街頭與酒吧之間流連,有多次被施予性別暴力的不幸經驗,也因此歷經了數次的墮胎與流產。這些鮮明深刻的記憶都在她許多的作品中陸續被提煉成為養分,酣暢淋漓卻也十分沉重。

My Cunt is Wet With Fear, 1998, Neon Light
It didn’t stop – I didn’t stop, 2019, Acrylic on canvas
It was all too much, 2018, Acrylic on canvs

破碎凌亂的塗抹、乍暖還寒的零落筆觸在巨幅畫布中孜意散落,顏料反覆乾擦於空洞的人物體感中,帶有精神官能症的陰性氣質形象在 Emin 的繪畫中一直是種標誌,純粹愛欲的追尋及身體的捕捉也是她繪畫的關鍵角色,但在此展覽中,被挑選展出的作品更像是對絕望和痛楚的反抗,或是歇斯底里的吶喊 —— 如同孟克的作品般。

Because you kept touching me, 2019, Acrylic on canvas
(Left) I’m the last of my kind, 2019, Acrylic on canvas. (Right) You Came, 2018, Acrylic on canvas.

展覽另一邊廂,與 Emin 十分雷同,孟克的作品多與生命、死亡、愛、恐怖和寂寞等題材畫上等號,輔以對比強烈的線條與色塊,呈現患有精神疾病那詭異不安定的心理狀態。

而他在此檔展覽所展出之作均為 Emin 親自於挪威孟克美術館挑選之水彩與油畫作品。尺寸雖不同,但橫跨作品之間帶有神經質和晦暗的氣質卻如出一轍,帶有後印象派的大膽用色:紅、綠、藍、黃,詭異的裸身人物構圖也讓陰鬱氣質揮之不去。

父親與手足相繼在孟克的年少時期去世。其中一個妹妹在小時候就被診斷出患有精神疾病,而他自己也是體弱多病。雙親和手足接連的離世也嚴重打擊了孟克的精神與情緒,接踵而至的悲傷對其絕對是深度的精神折磨。因此,死亡烙印在這個年輕的心靈深處,這似乎是為何孟克的作品透出陣陣窒息的原因。

Weeping Woman, 1907-09, Oil and Crayon on canvas

Emin 的作品一路以來都試圖從自身生命經驗出發,挖掘各種人性複雜難解的狀態與樣貌—無論良善、遑論美醜,鮮豔破碎的筆觸與躁動不安的人物輪廓是她標誌性的繪畫語言。同樣,孟克畫中如同「吶喊」般扭曲怪誕、近乎癲狂的人類,則讓苦楚與疼痛得以直接純粹的視覺化,每件作品都猶如罩著一塊濃稠的灰綠色布料,畫面之中乍聽無聲卻其實震耳欲聾。

兩位看盡畢生絕望深淵的藝術家,如同發現了遙遠的知己與筆友般難掩興奮,若孟克地下有知或許也將感到欣慰。Emin 以迥異的藝術形式回應著百年前孟克的繪畫,以此作為共同號誌,看似平行且橫跨陰陽兩界的孤獨靈魂們,不約而同以各自的方式低語呢喃,即便遙距百年依然高歌不輟。

創作對你來說是什麼?答案肯定南轅北轍,但對這位於1997年喝個大爛醉 聲名狼藉的在電視節目上口無遮攔抨擊當前藝術體制並離席公然「做自己」的藝術家來說,「創作對我來說就是種宣洩。」”Art is a cathartic act for me.” Emin 說。


Tracey Emin / Edvard Munch
The Loneliness of the Soul

18 May — 1 August, 2021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ndon

Posted by:Galen Chen

臺南囝仔但不嗜甜。 Winchester School of Art 南安普頓大學/溫徹斯特藝術學院/當代藝術所。 努力讓藝術創作透過文字書寫拓展出更多面向。 喜歡大吉嶺多於伯爵,帽子習慣反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